🕛  19:24
  1. 遗忘 刘书宁 5:02

二零一五年,我爱上了一个女孩,可是她并不爱我,于是就有了这首歌。

 

最初我是在一个微信群里认识了她,她长得很好看,有眨亮的眼睛,笑容像春天的花朵,不管这是不是P图软件的功效,我都被她吸引住了,总想和她聊天,想告诉她发生在我身边的一切。

 

有足够恋爱经验的人都会知道,在没有深入了解一个人之前就毫无保留地袒露自己是很危险的事,但那时的我毫不在意,毕竟除了年轻与热忱,我一无所有。

 

我们经常聊天到深夜,讲些可有可无的东西,像今天吃了些什么,明天要降温,我在路边捡到一只猫,我想把它送给你之类的话,很简单,又很美好。爱情就在这不经意间滋长,隐隐约约地持续了一整个夏天,直到一场夏夜的大雨,催促了我对她的表白,我记得我在雨中对着手机说我喜欢你,她回了我一句你要想好

 

啧,我喜欢你,这真不像我能说出来的话。朋友,你还记得上一次跟人说我喜欢你是什么时候吗?三年前?五年前?还是十年前?如果你打开聊天记录,让她们的身影伴随着文字在脑海里迅速闪过,你会不会和我一样,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?我总感叹人生漫长,你可能会反驳我,人生不是一连串聊天记录可以概括的,但当你花费了一整个下午去翻看它们之后就会明白了,我没有撒谎。

 

二零一五年的夏末,打工的酒吧生意不怎么好,身边发生的事也越来越无聊,我觉得我有必要去见她一面,于是我上路了。

 

旅途很漫长,因为没有钱,只能选择最便宜的火车,连夜去往北京,心情复杂,睡不着觉就坐着听歌。火车一路颠簸,驶过城市和村庄,光与影交替不断,就像一个久远的梦。梦里有歌正唱着:此刻我在异乡的夜里,想念着你,忽明忽暗。如果不是怀揣着爱情坐夜车,根本意识不到这一句写得有多好。

 

之后的事情我不想细说了,太过久远记不大清,也可能是我有意遗忘,我们大约是度过了友好的三天,一起游玩、一起吃饭,牵了几次手,但没有拥抱,至少没有我期望中的那种深情拥抱,最后也是很平静地分别了,跟经常见面的朋友一样。

 

分别后的第二天,她在聊天时把我拉黑,原因不明。

 

我很懵,眼泪止不住流,流完就和自己说,多大点事啊。几分钟后她又把我放了出来,我说:我哭了。她说:我不相信。之后又说:你完了,你爱上我了。

 

回忆到此打住吧,因为这几滴眼泪,我写出了自己的心碎之歌。

 

聂鲁达讲,我要在你身上去做春天在樱桃树上做的事,浪漫。菲兹杰拉德讲,我下意识地往海那边看去——却只辨得出一点绿色的灯光,又小又远,很可能是一座码头的顶端。等我再看盖茨比先生的时候,他已不在那里……”心碎。我把这些都写在歌里,写成了樱桃树的味道,写成了若隐若现奇异的光芒,我又把我那几滴眼泪加入进去,于是有了我将长久地凝视着你的脸庞,直到我拒绝将你遗忘

 

歌写成了,没有立即去录,我还没什么明确的渴望,就这样耗着。夏天疾驰而过,冬天也已走向尽头,它们都没有等我,意识到这一点,我就再也不想在无关紧要的人事上浪费时间了。我找遍家乡小城,找到一家简陋的录音棚,录制了一辑粗糙的demo,开始走上了另一条路。

 

以上就是《遗忘》的故事了,并没有感天动地或是惊世骇俗,我经历了一场恋爱,我写了一首歌,仅此而已。要说明的是,我不是为了哪个女孩写歌,我是为了爱情写,我也不是为了哪个女孩流泪,我是为了爱情流泪。

 

我很喜欢这首歌,可能会唱到老,至于歌中的女孩,说实话,我已经记不起她的脸了